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 更多

在民间找到 植物科学绘画新土壤

来源:北京桃仁绘图网 更新时间:2016-08-03 点击率:
        受访者供图余峰是如今我国为数不多的植物科学画师。不久前,她在深圳仙湖植物园举办了一场植物科学画展,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手绘画作惊艳亮相。多亏了这场画展,植物科学绘画第一次从植物学家们的案头、标本馆走到了公众眼前,也让公众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曾经非常重要的行当——植物科学画。
       余峰绘制植物科学画三十多年,见证了植物科学画华南一派的发展成熟以及凋零。在高峰期,华南植物园绘图室有七八位绘图师,如今仅仅剩下一位画师。放眼全国,如今正在从事植物科学画的,不超过几十人。不过,余峰倒是很看得开,因为数码相机的普及,植物科学绘画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重要,科学界发表植物新种也允许用彩色照片。不过,余峰却找到了新的方向,“民间手绘画正在兴起,因为植物科学画的艺术感让它在民间找到了土壤。”为植物画写真的人7月下旬,华南植物园的土沉香开花了。土沉香非常珍贵,花期也非常短。余峰的丈夫陈忠毅请园里的工人把土沉香折了下来,养在一个大桶里,让余峰画画。
        虽然退休了,但是余峰的植物科学画并没有停止。陈忠毅教授是位杰出的植物分类学家,主要研究姜科植物。夫妻俩曾经一起出了一本书,其中所有的姜科植物绘图就是出自余峰之手。余峰毕业于上海轻工业学校,专业是工业设计。如果不是因为陈忠毅,余峰可能也不会和植物科学画结缘。
         植物科学画常被比喻为“植物写真”。它以植物作为科学描绘的对象,要求严格反映植物科学内容,同时又与美学融为一体,有很强的艺术性。植物科学画在科研和科普工作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。“我本来就很喜欢植物,又学的工业设计,原本美术基础就不错。而他是搞植物研究,后来我就调过来分类学的绘图室。”这样一画就画了三十多年,直到退休。
        一幅画可能要画数年绘画特别讲求创意,但是科学绘画是把科学性放在第一位,这意味着画师需要按比例再现植物形态。做植物分类学研究的陈忠毅也在如何观察、科学严谨地表现植物本身的花茎叶、种子等形态上给了她很多建议。“我一直在研究,如何在科学严谨的绘图基础上追求艺术。其实,画好一幅植物科学画也可以追求自己的艺术性。比如,构图、色彩、线条这些都很考功夫和创意。一幅好的植物科学画除了能作为科学研究的按本之外,还可以给人美的享受。”绘制一幅植物科学画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快。“有些可能几天可以画完,有些可能会延续数年。”余峰举了个例子,像土沉香开花的时候,可以画枝叶花,但画果实则需要等到秋天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北京桃仁绘图网 版权所有